添加鸟哥笔记小妖精
海量福利干货等你来领
鸟哥笔记公众号
学运营推广 上鸟哥笔记

苹果被曝与谷歌洽谈,有望为iPhone引入Gemini大模型

3月18日,据彭博社报道,苹果正在与谷歌进行谈判,计划将谷歌的Gemini人工智能引擎集成到iPhone中,以支持今年iPhone软件中的一些新功能。一旦谈判成功,这将成为苹果与谷歌继二十年前搜索协议以来的首次合作。

作为过去二十年最成功的两家科技公司,谷歌与苹果曾经并肩作战、联手对抗微软。但到了移动互联网,由于安卓与iOS的原因,加上业务版图拓展,谷歌与苹果在软硬件的竞争越来越多。

让苹果与谷歌冰释前嫌的不是别的,而是各自在AI竞赛里的失意。苹果低估了AI,成为全球头部手机厂商里唯一没有落地AI技术的厂商,而谷歌则在与OpenAI的竞争中节节败退,毫无还手之力。

带着各自对AI前景的焦虑,苹果与谷歌终于又开始坐下来谈合作。果然,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这话放在哪里都同样适用。

01 失意者的抱团

说起来,苹果与谷歌的合作,并非毫无由来。在宏大的AI故事里,两家公司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是,多少都有些失意者的意思。

在全球前五大手机厂商,苹果是唯一没有落地AI技术的公司。这与苹果长期以来以科技著称的形象并不相符,也让其备受诟病。与苹果相比,其他手机厂商面对这项过去十年中最重要的科技发展——生成式人工智能,显然要重视得多。

2023年,华为发布了盘古大模型,并率先将大模型接入手机;Vivo则推出了主打轻量化的蓝心大模型;三星也公布了其自研的生成式人工智能模型“三星高斯”,并在今年推出了旗下首款AI手机Galaxy S24系列手机。今年,OPPO更是发布了AI战略并明确表示,AI 接下来是公司未来投入最大的技术研发投入之一、甚至“没有上限”。

更重要的是,不仅入局晚,截至目前苹果在人工智能领域展示的技术储备也毫无说服力。

3月17日,苹果首次揭晓了在多模态大型语言模型(LLM)研究领域的最新突破,一个包含多达300亿参数的多模态模型MM1。对比之下,甚至远远落后于GPT-3。OpenAI曾经公开ChatGPT的GPT-3的参数量为1750亿,训练量为3000 亿 token。

尽管参数量并不是衡量模型能力的唯一指标,但至少从目前看,AI的训练量与参数量依然是目前大语言模型表现至关重要的一个核心因素。

此前据彭博社报道,苹果正在研发自己的生成式 AI 模型Ajax,旨在与 OpenAI 的 GPT-3 和 GPT-4 竞争,拥有高达2000亿个参数。但从目前看,该模型可能远没有达到谷歌模型的水平,至少苹果很难通过自有模型实现大模型的云端服务。

与苹果相比,谷歌虽然早已入局大模型,但日子也没好到哪去。自2022年12月ChatGPT发布以来,曾经AI领域的扛把子谷歌就一直被OpenAI压制得死死的,毫无还手之力。

去年2月,OpenAI的ChatGPT风靡全球,谷歌草草推出了聊天机器人Bard,产品却不如预期,演示中更是出现事实错误,让谷歌母公司一夜之间市值蒸发千亿美元。2024年1月31日,谷歌最新财报显示其收入亮眼,却因AI方面进展不及预期市值再次蒸发超1000亿美元。

今年大年初七,谷歌放出其大模型核弹——Gemini 1.5,并将上下文窗口长度扩展到100万个tokens。结果,风头却全让OpenAI的的文生视频大模型Sora抢走了。

用一句话来说,苹果与谷歌各有各的难处:一个需要成熟的大模型技术尽快落地到硬件产品里,一个需要在AI大模型的竞争中拿出更多有说服力的表现。这也不难理解了苹果与谷歌为何又会再次走到一起。

02 一次双赢的交易

苹果与谷歌上一次合作还要追溯到二十多年前。那时候的苹果是更主动一方,两家公司就达成了默认搜索引擎协议,此后谷歌每年向苹果支付数十亿美元,使其搜索引擎成为苹果硬件设备上的默认搜索引擎。

回过头来看,当时协议无疑是一笔双赢的交易。苹果每年能从谷歌手上拿到数额不小的真金白银。

美国司法部估计,每年苹果可以借此得到40亿到70亿美元。券商Sanford C. Bernstein & Co.的分析师报告估算,仅2022年,苹果在这类合作中的收入达到180亿美元。而谷歌一直以来受益于苹果在移动互联网的地位,占据了整个搜索市场90%的份额。

不过好景不长,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双方的竞争元素开始增加。2007年,谷歌发布了移动操作系统Android。加上业务版图的拓展,谷歌与苹果在软硬件的竞争越来越多,比如苹果地图和谷歌地图、Chromebook和iPad。

某种程度上说,一旦协议达成,苹果与谷歌此次合作也大概率实现双赢的结果。

对于苹果来说,其有望把谷歌的大模型接入到iPhone手机上。考虑到苹果内存有限,大概率是以谷歌参数更小的模型端侧落地。虽然尚不清楚会有哪些新功能,但至少不会让苹果在AI手机的落地进度上落后太多。

而对谷歌来说,拿下苹果的好处就更直接了,毕竟iOS系统内拥有20亿全球最高质量用户。这些设备为谷歌大模型落地端侧提供了入口,也会在后续转化为新商业价值。所以,当谷歌与苹果讨论合作的消息一出,谷歌股价涨幅一度超过7%。

03 苹果的老套路:从合作、取代到颠覆

与谷歌搜索协议的长期合作不同,苹果此次寻求与谷歌大模型的合作,无非只是大模型落后下的权益之计。后续苹果推出自研大模型几乎是一个必然。

从合作取代到颠覆也是苹果最擅长的事情。在乔布斯发布iPhone前的2005年,苹果曾经与当时如日中天的摩托罗拉展开合作,在隆重的推出了Rokr E1手机,最大的特点就是支持苹果的iTunes音乐服务,也就是说用户可以从Mac、PC传输100首音乐到手机中。后来,苹果就停止了与摩托的合作,于是乎,2007年iPhone跟大家见面了。

造车战略划上句号,意味着苹果将投入更多资源来扭转其在AI战场的颓势。不久前,在苹果年度股东大会上,库克重申了苹果将对AI的大力投入,这被视为苹果AI战略从保守到激进的一个关键转折点。

到了今年,苹果被曝出收购了加拿大的初创公司DarwinAI。DarwinAI是一家专注于视觉检测的加拿大初创AI公司,致力于将基础模型做得“小而精”,让其能够在手机等小型设备上高质快速运行。收购之日起,DarwinAI旗下大部分研发专家也一举并入苹果AI部门。

将初创企业收进封闭生态,是苹果的惯有动作。据Stocklytics 的统计,苹果在过去一年收购了多达32家人工智能初创公司,明显领先于谷歌、微软等。

相比谷歌的动辄上亿美元的大手笔,苹果虽然并购数量多,但整体金额都不大。它们更愿意收购一些小型公司,借助其团队和技术为苹果自身未来的产品增加新功能。比如,iPhone X的FaceID就源自苹果在芯片和计算机视觉领域的一系列并购行动。

苹果这样的收购策略出于两点:一是对自己定义产品的能力有足够强的自信,二是在硬件品类关键在于不断地产品迭代和体验,单纯收购市场份额意义不大。

但苹果这种投资策略到了AI时代是否成立,仍然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原因在于,AI技术竞争主要集中在模型层,目前跑出来的大模型企业背后基本都站着科技巨头。

比如,OpenAI背后站着微软,Anthropic后面站着谷歌和亚马逊,xAI后面有特拉斯的支持。不久前,被称为“法国版 OpenAI”的Mistral AI宣布接受了微软的投资。这意味着,收购大模型企业不仅难度大,成本也高,并不符合苹果一贯的策略。

当然,对于苹果在AI时代的未来,技术本身并不是决定性因素。更重要的是,苹果手上的硬件终端,究竟能够在AI竞赛中扮演怎样的角色。


来源:36氪
声明:以上内容仅为信息传播之需要,不代表ASM120观点。

-END-


今天是  
25
/
周四
2024年04月
  • 关于我们

    ASM120提供应用商店搜索大数据ASO服务。ASM120通过对全球主流应用商店的搜索数据分析, 帮助移动开发者从搜索入口导入更多的流量。旗下拥有国内专业的移动应用大数据分析平台,输出专业的应用推广解决方案。

  • ASM120服务

    •  资讯•  专栏•  干货•  ASO优化•  ASA服务
  • 联系我们

    邮箱:
    contact@openeas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