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QQ咨询
  • 微信咨询
    扫一扫二维码
    加我微信
    添加鸟哥笔记小妖精
    海量福利干货等你来领
    鸟哥笔记公众号
    学运营推广 上鸟哥笔记

    ofo 迷惑操作上热搜!无车可骑,押金不退,居然还要自动扣费

      押金还没退,ofo 居然还自动扣费 ......”

      ofo 又一次被骂上了热搜。

      近日,据北京日报客户端报道,就在几天前,北京市民周女士的微信账户突然被扣了 52 元钱,查来查去,她发现竟然是 ofo 季卡在自动续费。

      这款扣得让周女士哭笑不得,近日再一次冲上了微博热搜 ...

      谁能想到,在街头早已没有小黄车身影,押金无法退回也渐渐成为用户 “骂不动”的事实后,ofo 还能祭出自动扣钱的 “神操作”?

      公司人去楼空,小黄车居然还在扣我的钱???怎么回事呢?

      据媒体报道,早在今年 3 月和 6 月, 她都收到过 ofo 季卡续费的短信通知。

      但 ofo 既然已经不运营了,这个短信也就没必要理会了。

      可万万没想到,ofo 小黄车居然还能自动续费?

      被扣钱后,她先是拨打了续费短信上留的电话,结果发现这个号码是空号; 她又试图通过微信公众号、小程序联系 ofo 方,也都没得到对方的回应。

      最终,她联系了微信客服, 得知自己 ofo 季卡的自动续费功能是通过微信开通的,赶紧请客服人员帮自己取消了。

      有惊无险。

      对于这样苦笑不得的结果,网友也发出了灵魂拷问:“有生之年,还能等到退押金的那天吗”?

      毕竟,有网友的退押金截图显示,要排到自己还要等 572 年 ......

      目前,ofo 软件都已全改成了与购物有关的营销类广告,公众号也是在宣传推销商品,退款也直接转换为其商城的购物金额。

      所以对于自动扣款的这波操作,有网友认为可能有两个原因:

      一是大家猜测这很有可能是 ofo 目前缓慢偿还欠款的重要来源之一。

      二是 ofo 倒闭之后,公司内部工作人员各奔东西,自动扣款是因为软件的代码还是未改过来,暂时没有人来收拾这 “烂摊子”(这个比较可信)。

      ofo 如何走到今天这一步?

      共享单车本身不是一个错误的模式,如今哈啰单车、摩拜单车的出现就说明了这一点,今年在疫情防控期间,共享单车成为了大多数人出行的首选。

      可作为共享单车发起人的 ofo 怎么就倒下了呢?

      首先,我们来梳理一下 ofo 的生死线:

      2015 年戴威与 4 名合伙人的 ofo 共享计划推出:

      2015 年 6 月 16 日,一篇题为《这 2000 名北大人要干一票大的》的帖子在北大传开。帖子中表示,要招募 2000 名勇士把自己的自行车贡献出来,这 2000 人之后就可以免费使用这 2000 辆车,而其他同学则可以付费使用这些车。

      正是通过这个帖子,创始人戴威和他几个小伙伴拉开了 ofo 共享单车的序幕。5 天后,ofo 正式在北大校园上线,第一天就收获 200 多个订单,一个月后日订单量更是突破 3000。很快,ofo 将这一模式复制到各地高校,截止 2016 年 9 月订单突破一千万;

      2017 年报告数据显示,ofo 以 51.2% 的市场占有率,位居行业第一,这一年 ofo 正式接入滴滴出行、将品牌名称更改为 “ofo 小黄车”、月新注册用户注册押金调整至 199 元、实现了欧洲市场的全面落地,当时的日订单就突破 3200 万;

      2018 年 ofo 遭遇资金断裂,先后退出西雅图、日本和歌山市市场;也是在这时,公众对 ofo 的信任彻底崩塌,大家争先恐后地申请退押金,让本就不堪重负的 ofo 雪上加霜。据公开数据显示,截至 2020 年 8 月 1 日,ofo 平台共有 1600 多万用户在排队退押金,以最低押金 99 元算,ofo 的押金债务至少就有 16 亿元人民币。

      用户急,合作伙伴更急,纷纷通过法律途径追讨 ofo 的欠款。截至 9 月 8 日,ofo 小黄车的运营主体东峡大通 (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已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45 次,被下发限制高消费令 243 次,终本案件 233 起,涉及未履行金额超过 5.09 亿元。

      2019 年 ofo 线上排队退押金人数突破 1500 万人;2020 年欠款高达 20 亿总部已人去楼空。

      从 2015 年成立到 2020 年破产,5 年里 ofo 一共拿到 12 轮投资,融资金额高达 150 亿元。2018 年 3 月,ofo 估值 30 亿美元(近 200 亿人民币),创始人戴威的身家超过 35 亿人民币,荣登胡润年轻富豪榜。

      外界也多次分析过 ofo 的死因,派系斗争、上层变动、腐败成风都是 ofo 的杀手之一。

      但对于一家企业来说,这些都是再正常不过的表象了。

      那么,究竟是谁杀死了 ofo 呢?

      或许马化腾的这一评价更令人信服:

      2018 年,在一个 “谁杀死了 ofo”的朋友圈讨论中,马化腾一针见血地指出一个真相:“veto right(一票否决权)”

      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为 ofo 作为一家创业型公司,竟然有 5 张否决权票,它们分别是:戴威、滴滴、阿里、经纬和金沙江创投。

      换句话说,只要有相关利益,他们每个人都可以动用手中的一票否决权,从而决定 ofo 的生死。

      当遇到利益不均、意见不合时就否决,甚至恶意使用否决权,这样的公司怎么开下去?

      所以,虽然 ofo 背后的大山一座比一座强,但这种盘根错节的股东关系,从 ofo 诞生之日起,就埋下了溃败的种子。

      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孔尚任《桃花扇》里的评句送给戴威恰如其分。

      最后一问:你的 ofo 押金退了吗?


    来源:雷锋网
    声明:以上内容仅为信息传播之需要,不代表ASM120观点。

    -END-


    今天是  
    26
    /
    周一
    2020年10月
    • 关于我们

      ASM120隶属于深圳市启创东方科技有限公司,提供应用商店搜索大数据ASO服务。ASM120通过对全球主流应用商店的搜索数据分析, 帮助移动开发者从搜索入口导入更多的流量。旗下拥有国内专业的移动应用大数据分析平台,输出专业的应用推广解决方案。

    • ASM120服务

      •  资讯•  专栏•  干货•  ASO优化•  ASM服务
    • 联系我们

      QQ:
      3350940355
      邮箱:
      3350940355@qq.com